欢迎来到 - 一本道伊人官方在线,一本道伊人官方在线 _福州文章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伤感文章 > 伤感故事 >

伤感故事染血的无双套装恩怨情仇记

时间:2018-05-13 12:28 点击:
夜三更,我懒懒的浸在江津木屋的澡盆里,望着床边整齐叠放着的那套衣服,更准确的说是无双套装。江湖上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套被神灵祝福过的衣服,得此套装者就会

  夜三更,我懒懒的浸在江津木屋的澡盆里,望着床边整齐叠放着的那套衣服,更准确的说是无双套装。江湖上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套被神灵祝福过的衣服,得此套装者就会称雄天下。

  “你猜我今天打到了什么?”娇小的她兴奋中却显得异常疲惫。

  “打到什么我也不喜欢,我心疼你,打了三个月,咱们什么都有了,还去那阴森恐怖的皇陵干什么?”我一脸责怪的说道。

  你噘起了可爱的小嘴,差点要哭出来,那把被你握得光滑的彻骨剑被我扔到了墙角。我歉意的把你搂在怀里,柔声问道:“打到什么啦?”

  你一脸郑重的摊开手掌,一道彩虹映在了你我的脸上,也映亮了整个房间。

  “天,多少人每天都在哭喊着想得到的传说中的十二级玄晶!”一时间,我的呼吸凝重了,你望着惊呆的我,幸福的笑了。

  第二天我从梦中醒来,发现那十二级玄晶已经合成在我的套装上,这套无双套装终于全部都冲到了16级,每件装备上10个星星在闪耀着诉说它的尊贵。因为你知道我的梦想,我的梦想就是你的梦想,那就是天下第一,虽然你不喜欢练级。

  倚仗着这套无双套装,我很快成为江湖中的第一武士,也成了一帮的帮主。所到之处,威风八面,江湖上各种恩怨情仇,帮会之间各种应酬,使我每天回家越来越晚。你什么也不说,总是给我藏得很深很忧郁的笑,给我准备热水洗澡,耐心擦拭我呕吐在地板上的污渍,含泪听着我说的胡言乱语。你仍然每天去皇陵,仍然穿着那件许久以前我买给你的逍遥装,因为你每天努力换来的钱都换成了我需要的装备,而你甚至一把剑都舍不得换。

2

  权力与美色总是密不可分,自从我成名那天起,就会有各种衣着鲜亮的MM围在我身边,当她们对我有所表示时,我就会想起你。一开始还会想我不会那样做的,我怎么能做对不起你的事呢。可后来想的更多的就是,你为什么没有她们漂亮,要是你能像她们一样就好了。人的想法一但变化,行动就会马上跟着变化,在那天的一次酒会过后,我沦落了,完全忘记你在很远的皇陵里用心的打怪,期待着好东西的出现。错误就像毒蛇的毒液,有了一个小口就会扩散的不可收拾,我很快又有了别的情人。

  我多日没有回我们的家,我惊奇的发现每天你都疯狂的练级,慢慢也变得漂亮起来。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对我的爱,我知道你在努力超过我的那些情人们。我也下过决心,你级练上来之后,我不会再和她们在一起。现在想起来,我的想法简直与禽兽无异,可那时却觉得天经地义,人总会在一定的时候被某种东西催眠,我早已被权力与女人的宠爱全部占据。

  事情的发展往往是不能预料的,在我与最喜欢的小情人一夜疯狂后,我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沙漠迷宫的荒沙上,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都不见了,包括那套跟随我多年的无双套装。我的怒气演变成全服追杀那女人的通缉令,而大家心里都明白,这个人是不会出现在江湖上了,不是被指使她的人灭了口,就是会以另外的面目出现。而江湖在我声犬色马之际,高手层出不穷。没有装备的帮主是可悲的,很快一次领土战中,在别的帮会打击下,我帮一蹶不振。我不再是帮主了,而占领了所有领土的人,正是终日在皇陵练级的你。

  那一刻,我好像明白了自己是多么对不起你,才让你有这么大的仇恨,甚至改变了你的性格来打击我。我没脸面见你,没脸面和你说些什么,我只能呆坐在江津村的小道边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。那里有许多我的往日部下,原来对我俯首听命,在我一无所有之后,却连给我一个九转都嫌麻烦。没人看我一眼,心痛与心碎对于形容我的心情简直是杯水车薪,我已无心可碎,无心可伤。我发现没有了你,生存能力是如此的脆弱,我想过要找你,向你说声对不起。可是我哪有勇气,一点勇气也没有,我只能流浪,流浪。

  一个寒风刺骨的晚上,我在居民区里没有要到任何吃的东西,又冷又饿,不由自主走到一个长满杂草的茅屋门口。我不禁喜出望外,如果没人住,我就有住的地方了。当我进去之后却觉得这里是那么熟悉,我一眼看到床上有一套闪着异样光芒的套装。这是我们以前的家,而家中的主人却变成了拿我装备的女人。

  我终于说话了,一年来我说的唯一的一句话。我只说了一个“你”字,就再也说不下去了。没想到几乎在同时,那个女人却开口说道:一年了,我知道你迟早会来。早在一年前,我拿走你的装备,你的那个她就找到我,苦苦哀求说要换回你的装备,说这身装备是你的命根子。我当然不同意,她给我下跪,最后用她费尽心血打到的领土与她的ID换回了你的装备,只是叫我在这等你。我发现我没有骗错你,我骗了一个没良心的人,你却伤害了那样爱你的人。

3

  我的眼泪无法抑制的流着,每天我都在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等着,知道你不想来见我,知道你根本也不会再回来见我了。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在云中瀑布边的戏水?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在石鼓镇的秘密婚礼?你在天堂会做梦吗,是否会梦到伤你那么重的我?你还爱我吗,是否一直在等我说一声对不起?你能否感受到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的孤寂与忏悔?你能否接受我无力的道歉?你听见我的话了吗,回答呀,回答呀,回答呀,我错了,错了,错了

  暴风雨真的来了,自从三年前也就是你离开我一年后,我就一直在我们的屋子里。看着你用心搭就的爱的小屋,我知道自己不配住在这里,可我知道得守着这套你用生命换来的无双套装。我捧着这套装备,外面电光一闪映在了装备上,精光闪闪。它助我成就了天下第一,却使我失去了比天下第一更重要的旷世之情。几年来早就有的想法让我下定了决心,我将套装放到桌子上,拿起那把已经生锈的彻骨剑。如果一剑下去,意味着套装就会消失,外面雷声大作,似乎宣告一个世间奇珍的即将陨落。就在我要挥剑的瞬间,我惊奇的发现,那套装备流下了一滴眼泪。我明白了不能毁掉装备,也明白了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什么。

  雷声渐渐的小了,暴雨弥漫了整个大地,有人喜欢用漫天的雨来形容伤心人的眼泪,而真正的伤心是要用一生来体会,永远不会像暴风雨那样猛烈却短暂。

  血流过了无双套装,流过了我们相拥的床,流过了你每天擦拭的地板,也流过了你的彻骨剑。划过我脖子的彻骨剑闪出异样的光,那是在祝福我们能在天堂相会,那是在等待我们来世再回到这里,那是在等待一个白头偕老的江湖故事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